逗犬嬉春見真情

張禮豪

在十二生肖裡,狗無疑是與人類關係最為密切的動物。根據資料顯示,早在一萬多年前,馴化的狗就已經進入了早期人類的生活當中。牠們種類繁多、各具特色,當中有些聰穎忠誠,有些憨傻可愛,不只帶給人們歡笑與喜悅,在生活不同層面也提供了不少幫助,甚至經常讓人們提早去學習與體悟到生命終須告別……,凡此種種,都成為古今中外許多文學家與藝術家取之不竭的創作靈感與題材,在人類歷史發展留下了深具分量的篇幅。

值此戊戌狗年新歲來臨之際,大觀藝術空間特別舉辦「逗犬嬉春」聯展,邀集李義弘、呂淑珍、許雨仁、周春芽、蘇旺伸、陸先銘、李民中、連建興、翁梁源、吳繼濤、姚瑞中、陳擎耀、羅展鵬、張惠文、曾聖惠、卓家慧、陳鈞樂近廿位中、港、台藝術家,他們當中有長年以此為題材者,亦有少數為首次接觸,透過繪畫、版畫、雕塑等不同媒材,描繪捏塑出奠基於現實,或單純出自想像的眾犬群相,同時也傳達了各自對於狗兒的情感與記憶,而一次頗為難得的逗犬嬉春同樂會,就此熱鬧展開。

 

從生活到創作,俱見犬蹤

遍觀此次「逗犬嬉春」一展不難發現,參展的好些藝術家跟狗兒長期生活在一塊,不但發展出獨具一格的互動,在創作上也因此受到相當程度的影響,甚至成為他們藝術裡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

舉例來說,李義弘、呂淑珍夫婦在1993年時以半百之齡遷居三芝,從此有了狗兒相伴,三十多年來人犬俱老,陪伴其身邊的愛犬們已三番輪轉,但彼此親如家人的深厚情感卻始終不變,她的創作也從女性的肉體與內在精神,移轉到愛犬身上。從猶如肖像般,捕捉不同犬種樣貌的「觀世犬」系列,到記錄了愛犬懷孕、分娩、哺育、嬉戲等不同階段的「犬相」系列,都可見她以率性的表現手法,捏塑出靈動且充滿生命力的加彩陶土作品,展現了深刻觀察的結果,往往令人在讚嘆逼真之餘,還伴隨著會心的一笑。相反地,身為台灣當代書畫藝術的祭酒,李義弘過往的作品並未多見犬蹤,此次以畫仙板雙拼的形式,濃淡墨繪一人一犬到海邊踏浪玩耍的畫面,雖人物並非自畫像,卻實有幾分自況意味,堪稱是難得一見之作,同時也展現了「婦唱夫隨」的另種風情。

周春芽筆下的狗同樣聲名遠播,1993年他剛從德國返回中國,因見文學耆老岑學恭(1917-)所豢養之犬姿態姿態動人,經介紹而抱回一隻德國牧羊犬,並取名為「黑根」(Heigen),來紀念他在德國卡塞爾研讀藝術的日子。自此,周春芽的生活、創作就跟狗結下不解之緣,他曾經說過:「在黑根之前我並不太喜歡狗,但我們一起吃飯,一起散步,我畫畫的時候牠總是在一邊注視著我。透過牠,我迷上了這種世界上最忠誠和可愛的動物。」而他筆下的狗就從黑根開始,幻化成永恆的真摯情感回憶,一路發展到後來揉雜了想像與現實的「綠狗系列」,更在中國當代藝術進程中佔有一席之地。展中所見之《綠色的狗頭》完成於2007年,以狂放的綠色油彩來描繪狗的形體,賦予牠時而溫柔時而暴烈情感,讓人得以輕易理解純然又複雜的生命本質。

 

或直白或隱晦,各有寓意

相對於上述幾位藝術家,狗在蘇旺伸創作裡的意涵則要間接隱晦些。他與狗的連結,肇始於寄居淡水時經常在巷弄之間遇到、三五成群的流浪狗。就他看來,街頭就像是牠們的生存舞台,由此延伸出他暗藏政治批判與社會關懷的劇場式構圖。因此,他的作品犬蹤雖然無所不在,就某個意義上來說,更像是人群如何在當下環境裡掙扎的象徵,往往流露出警世寓言般的奇特氛圍。此次參展的《呵》一作以從上空俯瞰的特殊視角來描繪自水裡奮力躍起想抓住氣球的不知名動物的模樣,呈現出一個荒誕可笑的情境,似也在嘲諷當代人們浮誇不實的價值追求。而連建興《生命躍進方程式》一作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他以一貫的魔幻寫實風格,將人們一旦丟擲飛盤或其他物件出去,家裡的狗兒就會飛奔跳躍去咬去接的慣見景象,巧妙地錯置了一架正準備破雲而出的飛碟,使畫面頓時跳脫常理而逸散出既帶點幽默成分,以及在浩瀚宇宙中,人與動物未來該如何自處的提問。

既然是為迎接新年,自然也少不了吉語賀詞,好討一個彩頭。像是李民中的《開心旺旺》以層層鮮明粉系色彩,描繪出一個絢爛繽紛的視覺景觀。佔去畫面大半的粉紅色狗狗開心地張嘴大笑,笑到雙眼瞇了起來;額頭上一顆愛心,連伸出的舌頭都像是愛心,再加上背景的紅色星空一個橫躺的∞象徵了無限循環,洋溢著童趣天真,十足討人喜歡。可與之相提並論的則是吳繼濤的《金鑽旺來》一作,專事於書畫藝術的他過往多以山水為主要創作題材,此件一反常態,在金潛板上繪飾一隻身材短小可愛的哈巴狗,身上穿著佈滿鑽石圖騰的衣服、耳朵的地方則逗趣地以鳳梨的枝葉來點綴,身後背景更以泥金描繪出古錢形制的花窗,通件作品流露出吉祥寓意的期盼,可說是書畫傳統與當代生活的有趣結合。

如陳鈞樂《造夢之境》純以墨染線繪,描繪出一個人狗和諧共存、猶如漂浮在半空中的奇特秘境,頗具超現實想像之況味;而姚瑞中挪用傳統圖式來改造的《乖乖,雪特》一作,或也有幾分針對「畫虎不成反類犬」一句的刻意嘲諷,令人莞爾。其他如陸先銘《海》、羅展鵬《狗兒是鼠輩》以及翁梁源《攜犬弄珠》等,都以極為寫實的創作手法,描繪了在他們生活當中出現的狗兒模樣,有的膽小如鼠,有的流露出親子之間無私的愛;有的甚至像人一樣,也會獨自望向大海,彷彿湛藍的彼方存在著某些不可索解的秘密……到最後,無論是具象直白的描繪,或者是拿來當作敘事點綴的隱晦象徵,我們當能明白,牠們都與你我並無二異,面對眼前的未知世界總是充滿好奇,偶爾也會不安和遲疑,但最終都能果決地繼續前行,尤其在春暖花開時節。


卓家慧 緣起 水墨設色絹本 60x80cm 2018


李義弘 漁夫與狗 27×45 2018


張惠文 十犬十美 水墨設色絹本 46×66 cm 2018


羅展鵬 狗兒是鼠輩 91×72.5cm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