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人 曾鈺涓

Curator TSENG Yu-Chuan

光是人類崇拜的對象,是世界的生命與靈魂,也是自然的主宰;在有光的地方,不再懼怕黑暗;光是數世紀以來,藝術家所追尋的想像,對光的描繪,以光感創作的影像,以光建構的建築中的崇高感,以光作為媒介記錄與看見影像,以光紀錄軌跡與影像,再現與塑造的世界。類比訊號時代,以光為媒材,「光」是主題表現的載體。

數位科技以「光」為介面,進行訊息的傳遞,透過編碼、傳遞、接收與解譯,更超越電子時代的類比「光」。類比訊號的「光」,電視開啟後,影像展現,電視關閉,影像消失;燈光開啟後,光照亮空間創造氛圍,呈現出魔幻沈浸感,此種類比訊號的裝置,關閉後,其所創造的景觀世界在人們眼前消失,然而,數位訊號透過裝置介面所呈現的光,展現的光,所開啟的世界,在裝置關閉之後,從真實世界中的人們眼前中消失,卻仍留存在虛擬世界的訊號當中,繼續成為世界的一部份。

以數位訊號所創造出的影像,不是真實的紀錄與再現,而是建構與塑造,這個世界,除了有我們所熟悉的真實存在的記憶片段,也存在著虛構與假造的文字與圖像,混淆著我們所以為的認知真實、虛構記憶與視覺擬造,在真實與虛擬的重疊與交錯之間,重塑我們的認知與記憶。經過電子處理的資訊網路為核心的「數位空間」裡,永無止盡的虛擬資訊流,提供個人化的瀏覽經驗,數位空間裡使用者在一部分實體,但越來越虛擬的空間之間移動,「現實」世界被虛擬、數位世界所取代。(曼威.柯司特,1998)

曼威.柯司特(1998)認為「所有的現實都是虛擬實境的識覺」(all reality is virtually perceived),因為我們是透過符號和象徵來理界這個世界。傑瑞‧波頓(2015)認為,網路社會代表一種新的溝通系統,而這個系統產生的正是柯司特所謂的「真實虛擬」(real virtuality),在這個系統裡,真實本身(也就是人們物質/象徵的存在)被全面擷取,完全浸沒在一個虛擬影像的環境裡」,這裡的「表現不只出現在傳達時間的螢幕上,而是變成了經驗本身」。

在此強調人工智慧的AI世代裡,真假虛實的影像,成為訊號與符號,成為人們認知世界的真實,虛擬世界的物件,進入真實世界之中,而這些想像的真實,成為人類的集體記憶,成為神話、信仰與信念,世界正邁向正如傑瑞‧波頓所描述的「虛擬與真實已經混淆成為一個整體,成為集體想像與討論的真實」。然而何為真實、何為想像,都是在開啟與關閉的感知經驗中存在,也並非僅存於數位空間當中。Light ON/OFF 將以三個主題「記憶的消逝與開啟」「光滅光啟的昏眩狀態」「存在的展出與退場」,討論從類比號到數位訊號,訊號在開關之間的記憶、啟動與策略,以及在此開關之間,所建構的符號與象徵之虛構與真實。

子題一:記憶的消逝與開啟-尊彩

記憶是人們生命經驗的核心,被儲存於記憶庫之中,凍結於塵封,需要時,記憶會被浮現於我們腦中,然而此種記憶是否為真,佛洛伊德認為記憶就像是「手寫板」,結合意識和無意識兩種功能,是可以書寫、再寫、改寫、覆蓋、蹤跡等。數位時代,人們將生活紀錄於社群平台,網路相簿,成為不可抹去的記憶,卻也在數位書寫的過程中,思考建構記憶的策略。

子題二:光啟光滅的昏眩狀態-大觀

光啟是一種儀式,通過光的啟動,虛幻舞台在光地閃動中出現,被喚醒的生命,是物件、是場景、是精神,光是建構與傳遞訊息的載體,進行生命訊息的轉譯,成為新的符碼訊息,傳遞展演的故事、情境,將存在轉化成為透過光所建構的訊息,在光滅之後,在人們視覺中消失的狀態,是一種假象的消失,存在於記憶與訊息空間中,成為永恆。

子題三:展演與退場的存在策略

該以何種存在的方式,建構作為物與人的主體性?是以覺知,以訊息存在於虛擬世界中,放棄真實永存於虛擬的訊號流動之中,成為無所不在的個體;還是以堅守實體世界的空間,以生物體存有的方式,成為主體,在實體世界中,找到另一種共存於真實與虛實空間的策略。

參考書目

傑瑞‧波頓(2015)。十二幅地圖看世界史。台北:馬可孛羅

曼威.柯司特(1998)網絡社會之崛起。台北: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