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垠—林錦濤水墨個展

林進忠

林錦濤教授曾任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書畫藝術學系系主任,是留學東瀛的書畫藝術學專業研究的博士,也是當代藝壇書畫學界迭有傑出創作表現的中堅畫家,並於創作實踐與學術研究兼得豐厚實績。其深研繪畫美術史的宏觀與析論創作學理的精察,結合長年寝饋筆墨的躬行創發,故其繪畫作品具體展現傳承再發卓然傑優的新風尚。

藝術即生活,林錦濤教授的繪畫作品是其藝術創作生活的寫照,包含物象與心象所盤錯的領界,是其筆墨情思所凝聚的結晶,反映著生活游心的點點滴滴;包含身家環境及其遊蹤所見的物象世界,同時也是其心中知、聞體悟思維的心象世界。林錦濤教授的作品取材内容含括山水風景、花卉蟲鳥、動物走獸等頗為廣涉,其繪畫創作主要源自生活中所見、所知、所思的全部古今情事知能,是真實感受映心化境的表現。

人在大地生活中與天地萬物交流感應,最後的精神依歸,便會指向對道與自然宇宙的哲思參悟,中國古代哲思中最為精要的中心體就是「天人合一」無分主客的觀念。錦濤教授的繪畫生活如同詩歌的國度,山水意境是其傳達思想、抒發情感、寄托胸臆最為自由暢神的創作世界;草木豐茂秀麗的壯麗景觀長年滋養其心靈。中横一隅、五峰旗瀑布、土林、和平島奇岩等,可見造化妙理與景觀奇境,賞其畫作可知,明媚山川如其傾訴情思、抱負胸懷的知友,在與自然的對語合一中,因其自我境遇知感而呈現豐采的筆墨形質與性情理念。

東方繪畫傳統向以達通天人之境為至高旨妙,以人本、自然、性靈三者相融為精神範式。在天人應合、物我互資的繪畫思想內涵中,自我存在的意識是情思理念的本體泉源。古今事物雖或有同有別,但各自寫心寄意而成的情境構成,實為傳統精神的内涵真義,縱使情思理念與筆墨表現各行其是,而精神傳承亦得通貫於一。錦濤教授的繪畫創作是感會造化自然形成的移情擬意,物象心我是融合為一的,所作驚濤激蒼崖、素練、丹霞戀、共舞等,均有畫中情與畫外意,足可感知其繪畫創作是借景敘志言情,在筆下所繪的是其自我感悟情境,真得中國繪畫創作傳承的内涵精要。

 

錦濤兄作畫頗得「遷想妙得」的精奥妙理,其凝想形物的遷想情境即是情感移入的體會與表現。尤其寫雞的全家福、群鴨的嬉、詮釋虎威的未躍風生、寫境的九龍疊瀑等,諸作均得象外微旨,所謂「草蟲與我不分、身與竹化」及「山川與予神遇而跡化」,是從理性認識回歸感性悟知的藝術創作構思,妙得,實是得自心靈深處的創獲,妙諦微言寄情思實為東方藝術的精髓。所謂「畫以意為主,意至而氣韻出焉。」立意是創作理念所衍生,而情境之妙與筆墨之能則是構成氣韻的一體雙柱。意造境生,氣關體局, 必是以意為運,手隨心至,筆墨形質則熟用巧成,氣貫而韻出。易言之,作畫攝情則筆墨有情,而使鑑畫生情。意貴乎逸遠,境貴乎曲深,當能引發共鳴感人情愫。賞讀錦濤教授作品中的情性引生蘊化,端賴其應目會心之感悟、存於胸臆之識見學養,故知廣博見聞與寫生觀察是其基本要件,因其深察熟識自能傳神,取會造化真景始能别出自我心構。

錦濤教授的浪濤激巖阿、清趣、鳥聲亂清曉等,乍見狀似寫景而實多造境,此正所謂寄意游心,則是心無所師的用志不分、物我皆忘之境,即「隨心所欲」的㫒華境界,因心有主宰、胸儲造化,任心游藝寄情思,如禪論妙諦微言,故其所作繪畫總能引發高遠馳想、悠然遐思的認識效用,千秋遐想筆墨情,在其作品中透現的筆墨情思、含情寓意,蘊化無形的面相與溢流的精氣,自可賞音傳情如見知友。在錦濤教授所作危崖垂釣、銀河倒瀉、龍坑等作品中映現的意境,是其藝術表現的中樞靈魂,是造化物象精萃與思想感情的陶鑄,達到情景交融而借景抒情,從而表現出如詩的藝術境界。得自造化而又自我造境,物象與心象世界的事物在其創作之際交錯盤雜地映現,而統領構成情境表現的,是其創作理念與繪畫表現靈動自如的巧能。可知,在林教授繪畫創作的過程中,造化與心我交融合一,物、景、情、境是互資相生的。

 

繪畫創作的內涵包括呈現的理念情思與筆墨形質表現技能,前人論書畫藝術常言「神彩為上,形質次之」, 又云「妙在性情,能在形質」,故知繪畫創作首要功夫在手,貴在寫其胸臆、任情恣性,方得展現自我風貌之理想情境。繪畫之意境是創作理念情性交融構成的理想,並藉由心手連結的筆墨形質所具體呈現的結果。所謂「因心造境,以手運心」,情思所追的意境理想,借助其活用自如的筆墨形質之能巧,才得以充分表達。錦濤教授所作磷磷水中石、淞龍瀑布、石林等,岩質理構與浪瀑漾影均非任筆可成,筆墨形質巧能自是畫面構成的視覺要素,惟諸作流現寄意高遠而情性尤有可感,情境表現的總體成效則是觀賞品評的核心内涵,術藝能妙兼具,心手合一,故其所作自能呈現理想而通合圓滿。


林錦濤-和平島奇岩-紙本水墨設色-182x91cm-2013


林錦濤-未躍風生-紙本水墨設色-90x60cm-2012


林錦濤-石林-紙本水墨設色-102x34cm-2013


林錦濤-素練-紙本水墨設色-136x70cm-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