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有美香風有鄰

讀書畫新秀陳仁倩作品

文/ 牧謙

陳仁倩,高雄人,長榮大學美術研究所畢業。擅工筆花鳥畫,取景於造化,將大自然附於紙,從寫生再至寫意寫神。早於就讀研究所時,便以九重葛為主題嶄露頭角,筆觸細膩地繪寫桃粉色九重葛,具透明感的敷色將薄翼般的花瓣表現得栩栩如生。

花鳥畫科自古以來為雅俗共賞的題材,無論是以花借喻比興,或是單純歌頌大自然美麗姿態,皆為時人所喜。於中國繪畫的基礎訓練中,常見擬古與寫生兩種方向。過去畫家多僅擇一表現,卻未能深思古典韻味及符合自然生態的描繪是否能同時呈現。由陳仁倩的作品,得以見到年輕畫家於創作過程中的內省思考。生長於南臺灣的她,何苦執著牡丹芙蓉?植物若無美豔花朵,是否便不值得入畫?以「海嶠果熟」為名的系列作品,便是由此為出發點的創作。她細心觀察生活周圍得以入畫的題材,勤於寫生,以造化為師。以甘蔗、香蕉、鳳梨等南國果物為主題,將臺灣本土植卉與濕潤空氣層層堆疊,表露韻味於日常常見事物。她擅長處理繁複畫面層次,構圖每出心思,不落陳習,為傳統工筆花鳥畫開啟新貌。運用顏色、筆墨的濃淡,將生長繁密的果樹之景化繁為簡,卻又於簡化中最大化其深度。觀者所見並非如植物圖鑑般單體植物的描述,仍是一個具有完整景深的畫面,呈現出果物生長姿態以及如詩般的空氣氛圍。

專注於寫生為提升畫作技巧之法,然而陳仁倩畫中的韻味,卻得於她對古典花鳥畫的理解後,再發新意。以「大雅即大俗」一句形容陳仁倩針對傳統花卉題材的創作再適切不過,如「玉堂富貴」的主題以盛放的栀子花(玉堂春)及牡丹花表露了升斗小民追求仕途順遂、家境富裕的想望。於陳仁倩的作品中,表現出了爛漫的春意及精工的筆墨技巧外,墨色、敷色之間的運筆更呈現出古典雅致的韻味。精細嚴謹的運筆不光可以表現細如蠶絲的輕細勾線,亦有充滿力度的重壓輪廓。粗細、輕重之間的筆意變化,除了豐富觀賞時的視覺美感,亦呈現出她所有的「筆韻」。如協奏曲般的主次安排得宜,形成具有對比、又相互映襯的觀賞趣味。

然陳仁倩不同於傳統花鳥之處,直觀地說,或許在於尺幅。過去花果的描繪多為案頭小品,韻味清新固然可人,卻無法如同山水畫作大氣登堂。陳仁倩由此著眼,改案頭小品為巨幅,呈現前人未有氣象。筆精墨細地保有花草情致,又多了端莊大器氣質。不凡氣勢吸引了國際拍賣公司香港蘇富比的青睞,其作品已於二○一五年躋身中國書畫國際市場,引來不少藏家垂青。大觀藝術空間將於二○一六年十一月廿六日至二○一七年一月廿五日展出「香風有鄰──陳仁倩作品展」,推介臺灣新秀於書畫藝術上創作新風及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