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靈的國度 實相顯現 ─ 評羅展鵬「墨嵐」系列

文/ 徐婉禎 (Woan-Jen HSU)

 

睽違數年之後,羅展鵬於2017年六月發表新作「墨嵐」系列。從系列名稱即可清楚辨識,這是以「墨」為主要媒材的創作,然而回顧羅展鵬於藝術創作的起手式,作品所使用的卻是油畫媒材,而且是超級寫實的細緻描繪技法。

 

羅展鵬是以「草莓族」系列崛起,2009年的第一次個展「草莓族工作室入侵」,整體而言,作品圍繞在與他年紀相仿所謂「草莓族」世代的描寫,描寫這些草莓族人面對其所遭遇的外在社會境態的由內外顯的行為表現。超級細微的油畫描繪,首先讓人驚嘆羅展鵬對油畫技法的操作能力。其中真正吸引人的是畫面中色彩繽紛斑斕的草莓族人們,濃妝豔抹、叛逆倔強,更加洩露了內心空虛的不確定茫然感,外在行徑的強硬乖張都只是虛張聲勢,意欲以此來突顯自己的重要性、強調自己的存在感。羅展鵬在畫面中讓這些草莓族人們沐浴在螢幕映照的藍綠色聖光之下,此舉等於是為他們封王封聖,給予他們當代性藝術的神聖性地位。透過作品,他反諷地向老一代人宣告,有著鮮豔欲滴外表、內在受壓易碎的我們草莓一族才是當代社會的王道。「草莓族」系列之後發表「白面者」系列,來源自日本傳說中的白面金毛九尾狐。按照「白面者」的英文命名─ Ashen Face,羅展鵬於作品當中所塑造的「白面者」女孩帶有九尾狐的妖媚卻是由灰燼造成,年紀輕輕的生命已然過度燃燒,所剩的餘燼微弱地支撐著游絲的氣息。褪去光彩奪目的彩衣,神聖光輝跟著消逝,暗黑之中獨自舔拭傷口而嘆息,那是鬼魅般慘白的青春,需要自己親身經歷與面對,無人能有所替代。

 

2011年至德國柏林駐村的羅展鵬接觸到西方的街頭塗鴉,他開始嘗試水墨混同壓克力顏料所進行的黑色噴漆塗鴉效果加上噴濺與滴流,一種新形態的繪畫方式就此展開。「柏林召喚」系列不但延續「白面者」對色彩的抽離,更甚至只剩下無顏色的黑白。羅展鵬在此所召喚的是深藏於內心之中最原始的自我,色彩猶如禮教束縛下虛假的外衣,壓抑許久的隱忍溫讓被消磨殆盡,再也按耐不住的情緒潰堤般爆炸開來,他期待一個黑白單純的世道,然而絕對黑白的人生觀將對週遭世界造成太多尖銳的刺激,一觸即發的爆炸性衝突成為無處逃遁的必然。情緒的狂亂宣洩是一時的,發洩過後的羅展鵬逐漸冷靜下來,他讓他的敏銳觀察力再度運作,以較高的視角觀察所身處的歷史環境脈絡,創作出「霧行者」系列。

 

「霧行者」系列僅作為短暫的過渡,以長期觀察羅展鵬創作而言,「墨嵐」系列可視為其藝術生涯的重要轉捩點。「墨嵐」系列作品保留了「草莓族」系列以來的寫實功力,但是捨棄了原有華麗與驚悚的衝突美感,以單色光影處理將畫作系列的每一張臉都精確描繪;「墨嵐」系列作品也發揮「白面者」系列對灰燼的想像,同一件作品虛實兼有並存,散分的灰燼如縹緲雲煙隱入虛空之中,合聚則成可見的、可感的具體存在;並持續「柏林召喚」系列水墨加壓克力的媒材使用,然而噴濺滴流的爆發力受到了節制,僅適時作為輔助在局部出現。「墨嵐」系列作為轉捩點,墨的氤氳猶如山嵐之嬝繞,使用水墨東方媒材卻以西方筆法作畫,暈染、滴流、噴濺乃至光影體積、毛髮的細筆,都不相違和地融合在一起。羅展鵬作畫的過程與當下的自我心境相結合,瞬間就是萬千個念頭,時隱時顯之間卻是在此終於回歸到他的本心自性。在此,當他將向外的視角轉向自己往內投射,他開始關注到自我潛藏的內心,開啟內在感官使之開始運作,觀照真實的存在並嘗試著與內在的自己進行對話。

 

羅展鵬於「墨嵐」系列作品中描畫了基督教中幾位重要人物「摩西」、「約書亞」、「大衛」、「保羅」甚至「耶穌」,他不是藉繪畫作品來記述聖經中驚天動地的轟烈事蹟,也不是藉繪畫作品來彰顯每一位的不同性格或長相特徵,所以一反西方美術史傳統的宗教畫,羅展鵬所繪之畫作〈摩西〉不顯威嚴蒼老、〈約書亞〉不似戰士英武、〈大衛〉不夠輕柔溫和,棄絕繪畫的說明性功能,他所要畫的是他與他們以心印心相通之時,他們顯現給他的所感,淺白一點說就是羅展鵬畫出他們向他的「顯靈」,即靈感的顯現。靈感不來自有形的物質世界而是來自無形的精神力量,想要獲得靈感,就要與無形有所連結:與聖經連結、與耶穌基督連結。作品〈連結時刻〉便是畫出連結發生時,肉體之眼閉闔而心靈之眼開啟的奇妙時刻。「墨嵐」系列之有別於以往作品之處,正在於其所繪者是內在心念的顯現而非外在對象物的描寫,心象取代了物象,故而,當中的〈摩西〉、〈約書亞〉、〈大衛〉、〈使徒保羅〉不是聖經所描述的外型長相,而是羅展鵬靜心內觀之時,內在感官所感受到浮現於意識中的形象。

 

畫作〈臨在〉表現的是神是「臨在」(presence),臨在不是指神或指某物真的會從天而降,這是比喻人類意識的轉化,智性思維轉為純粹意識。神作為絕對的超驗存在,祂可以超越時空限制、以徹底且無限的強度與所有其他存在物作不同程度的互相滲透,沒有時間空間,只有臨在,神是自有永有(I am that I am 我是那位我是)。然而作為十二使徒之一的多馬仍然疑惑:「主啊,我們不知道你往哪裡去,怎麼知道那條路呢?」[1]耶穌回答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你們若認識我,也就認識我的父。從今以後,你們認識他,並且已經看見他。」[2]畫作〈道理 真理 生命〉傳達出要得神是臨在還必得藉由道理真理生命的耶穌的要義。

 

「墨嵐」系列是羅展鵬所創造的屬靈國度,在屬靈的國度裡,虛實翻轉,客觀物體是虛妄的表象,主觀意識則顯現為實相而存在。